翁洁云:未来的一年

未来的一年

 

翁洁云

 

遇到瓶颈

自己毕业之后在社工机构工作了快一年半,在做社区工作的过程中会观察到社区的情况,发现了一些问题。我在社区里书写村民生命故事时候,遇到一位老人家,他家庭在解放前家境很好,后由于日本侵华,到处混乱一片,家财散失殆尽。解放后,由于过去爷爷是清末民初的官员,这位老人家得到破落地主的称号。他一直愤愤不平,郁郁寡欢,加上这个名号,村中没有人愿意跟他来往。他每次跟我说起这些往事时,多数是抱怨,而有一次他在安静的时候再次述说这段经历,竟然是低落无奈的。我当时很受触动,会问自己说,自己在做这份工作,我可以怎么帮助他?这些历史遗留的问题,要怎么样才能得到解决。我当时会有感到无力。而这样不同的事件,在社区工作中会遇到很多,因为没有办法找到背后的根源,也没办法知道如何面对、解决。自己会感到思考出现瓶颈。后来看到田野营的招募时,考虑一阵子之后就决定报名,后来经常有人问我说,你在工作,出来那么久可以吗?

 

重新思考

选题是一个逐步剥开自己的过程。进田野营之前我带着一些兴趣点进来,我跟老师说到我自己想做的方向时,老师就问我说,你为什么想做这个。这个问题是我认为很重要的问题,自己在做社区工作的时候也会问,你为什么想做这个工作,我很好奇自己关注的点到底在哪里,背后的原因。那天,我们坐在沙发上,面对面。他问我:“你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我就说,因为这个很神奇,你在耕耘的过程中与土地发生连接,这样人与自然之间是有感情的。他再问:“为什么你对这个感兴趣?”我沉默地在想,然后突然间眼泪就出来了,清晰的身体反应。我一边哭一边说,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归属感,我对自己生活过的地方没有感情,我渴望这个东西。对于自己的家乡,我可能是爱的,但是我不了解她,两岁的时候就离开乡下出来市区。

 

这个瞬间打开了自己的一点想象,原来我那么在乎“感情”,无论是人与人,还是人与周遭的事物。那之后,我尝试着去跟自己有更多的对话,也时常会想起老师在说到自反性时候的比喻,我们在观察的时候,往后一步,看到正在进行的场景事情,再往后一步,看到正在观察场景事情的自己。后来,自己回到生活中,也会慢慢锻炼自己,去了解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一件事,或者别人为什么这样做。

 

田野营里面有一个星光大道的环节,大家在这时候述说自己的故事。因为田野伙伴跟我以前认识的人背景经历不一样,所以在这样的夜晚,我看到了不同的生命轨迹以及不同的诠释。因为听到不同的故事,以及看到大家为了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的尝试,我看到了自己的狭隘以及我目前所做的工作的困局,因为在田野营这个环境里,我拥有了跳出来看自己的机会。后来,老师给了我机会可以介绍目前我们所做的事情。虽然离开工作环境仅仅十多天,但我却感到恍若隔世。当我再度在电脑里面打开介绍项目的PPT时,我看到了很多片面的判断,每一件事情都有更多的背景以及原因,有我们忽略的事情。那时候,我既看到自己工作的不足有惭愧的部分,但是也有很惊喜的部分,我想,如果我能带着这种不断反思的习惯回到生活中,我可以看到很多的可能性,也许就可以跳出困境。但是,其实后来当我回到生活中,我发现周围的环境很强大,我还是没有办法地陷进行政、文书、活动等工作中,我认为自己沉浸在村落中的时间太少,我也没有去认真梳理村落中的关系,他们出现问题的原因。我尝试努力让自己记住做这些事情的目的,通过参加夜校、看有关人类学社会学的书籍来警醒自己,不致于让自己变得麻木。

 

感谢在这里遇到的朋友

上面我说到,在这里遇到的伙伴,跟我之前认识的人背景和经历都不一样,因为大家家庭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很多的小伙伴可以跳开生活的束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追求自己的理想。我看到有小伙伴在身上纹着自己喜欢的物品,有的小伙伴在田野里穿着有特色的衣服,有的小伙伴每天早上到天台禅坐,有的小伙伴会每天给我们念诗······我看到不同的生命体验,而且他们是可以展开地去抒发,但是我不敢,我做不到。我其实很害怕去表露自己,因为我害怕犯错,或者别人“不喜欢”。我好像在不知不觉中想要去磨平自己。

 

这次来田野营,其实周围很多人都觉得不解,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好处。拿着那一丁点的工资,都不够用在学习上,我很难去解释。但是到了田野营,我好像找到了在做同样事情的人。那天火把节,我们几个小伙伴相约开着电动车去跑各个村子,去看每个村子不同的火把节。我们跟白族的姑娘跳舞,与白族的伯伯共饮。一个村子玩够之后又开着电动车去往下一个村子。电动车行驶在真正的田野中,我们闻到稻田的味道,感受到风,看到天上的明星。在这一刻,我们没有急着赶向下一个地点,我们提议说,不如就在这个时候停下来,看星空。就这样,我们一群人把车放在一边,坐在路边抬头看着天空,去找牛郎织女星,去找银河。我想了一下,这就是诗意的人生吧。在这里,我不需要有太多的别人带给我的焦虑。我可以有更多的乐趣,这个是过去的人生中没有教给我的。非常感谢在这个夏天,遇到一群可爱的人。

 

未来的一年

在一开始的团建游戏中,我抽到我的小纸条,写着:在未来的一年,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要跟自己说的话。我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在短短的田野营里面,我还没能做好,还没学够,这只是一个开始。谢谢这一个机会,让我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去看到自己的不足,也促使自己去发掘更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