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琴:人造夏天

【1】我的夏天

夏天向来是很好的,是热烈的浪漫的永无尽头的,白瓷碗冰西瓜,夕阳下一把蒲扇扇出一万里晚霞,今年夏天更好,喝了一些酒,遇见很多人,我们在公寓里造塔,在虚空中张网,在夏天里相信自己可以捕到春风,而此时此刻我坐在远方的屏幕前,相隔万余里,用文字串起夏天里滚烫的、零星的碎片,像织一件毛衣那样,等秋风起了,就可以穿上。

【2】抵达

“深呼吸,走路别太快了,说话也要慢慢的。”我们相互告诫,一起攀上高高的大地,学着做一只只树懒。第一天的记忆是兵荒马乱一片空白,隐隐约约的头痛里一切都不真切,吸一口氧吞一把药,世界在千寻海底。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梦了十天又醉了十天,似乎遇见了许多生活,被风车击垮,对枯井喊话,为仙人掌写诗,假装看见鲸鱼吐出气泡,捡起过一把石子然后又扔掉,把自己掷向一场太阳风暴。

【3】吃吃喝喝那点事儿

叼着鲜花饼仓皇逃窜去上课的日子结束啦!从大街晃到小巷,从早游荡到晚,今天共计喝了一口咖啡一杯威士忌酸一壶酥油茶,沿路的红豆饼也曾来相会,披萨店的时间仿佛还停留在上世纪,和牛排击个掌,撑开一只松茸挡雨,跑进沙县学着包一只蒸饺。

雪糕偶尔在店员做出好咖啡的普天同庆时刻里掉落,蛋饼永远是胖嘟嘟的,满满当当的,好像半个圆滚滚的月亮。饵丝呢是细软的,半透明的,好像雨水凝固在半空。青稞饼则是焦香的,甜美的,好像摊开的蜂蜜。烤馒头记得蘸炼乳,薄荷是生命之光,吃火锅的时候啊,把软软的饼掰开,夹金灿灿的热气腾腾的奶渣,一口下去好像吞下了太阳。

【4】聚众……烧烤

雾气腾腾烧烤摊,我们挤在云上嘻嘻笑,酸角汁喝了一打又一打,椰子汁还要不要,酒瓶呢酒瓶早就空啦。将进酒啊杯莫停,人生得意须尽欢,如果我倒下将不再起来,各自奔天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难忘今宵难忘今宵,过路的人看我们,我们看豆腐,咕噜咕噜一点一点鼓起来好像棉花糖,下一秒就要变成云彩飘走啦。啊啾一个喷嚏,带我走吧去月亮上,我们烤一朵又一朵洁白的松茸,从今年一直到明年。

【5】民宿对面有什么

佛寺的金顶,精巧得好像下一秒就要破碎,雨停之后檐角还在滴水,倒映在蓝天下瀑布的影子,风铃在光里闪烁,悠悠的声响像透明的丝线,正正好缀上阁楼的天窗。学佛的姐姐在铃声里笑起来。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说话的时候楼下竹子沙沙响,隔壁咖啡馆的姑娘弹一手好古琴,不久就要搬来住,对面阳台上有人出来晾被子,阳光从绣花被面上起跳,跃上她光洁的前额。

【6】咖啡馆日常

午后咖啡馆没有客人,刚刚吃了好甜的苹果派,外头天光暗暗的,又要下雨,傍晚会有夕阳吗,夕阳会映上木藏楼吗。一天又要过去了,倦倦地又要睡了,惦记着房间里没吃完的披萨,昨天新买了零食还没拆,回去看个电影呗。

小虫嗡嗡叫,隔壁店的姑娘晃荡过来,闷闷地趴在桌上:最近心情不好,丢了两把伞一个朋友,买了牙膏牙刷两条裙子。天花板上的灯没有亮,玻璃球雾蒙蒙好像熔银哎,到了晚上亮起来的时候,就会变成金色的星星。就像那天火把节也下雨,火星依旧撒在湿漉漉的地上,依旧长出一丛又一丛星星。

星星,那时候我想,想捧起一天一地的星星。

【7】去酒吧的路

大雨后的街道,四个人一架摩托,大狗跟在后头跑,深夜马路空荡荡:哎哟八路看着点路。苏打水,女士烟,蜡烛一跳一跳的,玻璃杯眨眼睛,DJ戴着耳机笑,高脚凳旋转旋转可以就地起飞,要点一杯酒做火箭燃料。台球桌毛茸茸,小哥的帽子毛茸茸,一簇柔软的小火苗,从这里到那里调整角度嘿呀太好啦!来跳舞跳舞,蹦过月光下的石板路,小水洼听见有人讲话,讲一晃啊就是四年,flying tiger flying。

【8】再见,再见

“今天真是太感谢了,我这就先回去啦!”

“好,拜拜。”

“拜拜。”

 

“那行,我先走啦,明天再来。”

“好啊,随时欢迎”

 

“那我先回了,明天见!”

“明天见!”

 

“这就走了?”

“嗯,不早啦,我明天再来。”

“那好,明天见。”

“嗯,明天见。”

 

“要走了?”

“对的,要走了。”

“以后还来吗?”

“一定会的。”

“那再见。”

“嗯,再见。”

【9】田野飞行家

PTM小组起名字的时候,我随手抓过手边的书:就叫飞行家吧。大家说好,顺便给田野营点面子,叫田野飞行家好了。

后来回程的时候,我坐在飞机上,层层叠叠的白云从窗外流淌而过,想起那时候站在高原上,似乎比现在离天更近,只手可摘星辰,短短二十几天里我真的真的飞起来了,相信高塔上会有白鸟成群,飞过田野,飞进晚霞和月亮。

【10】一场电影

九月的时候,一个人窝在寝室看电影,看玻璃上涨起雾气,流沙涌过来把人吞没,生活是从昏昏暮色游荡到天色未明,走过城市边缘红灯绿灯发黄的旧招牌。

香格里拉的夜也总是那样湿漉漉的,从阁楼上可以看见转经筒金色的光,我们在黑暗里放电影,不动声色地把一盒饺子传来传去,伸出手去摸一枚饼干,青年的眼眸看青年如何老去,看一场最盛大的爱情和献祭,那一刻所有的光芒都向人涌来,爱与死的真相在记忆和谎言里,在青春和夏天和狂暴混沌的情感里。

那天夕阳照进上海小小的房间里,一瞬间想要伸出手去,去捧起散落在阁楼上的晚风,握住友人的手,握住一整个明亮辽远的夏天,屏幕里却只有那一角模糊、艳俗而幽微的一角黄昏,像一把潮湿的沙子硌在掌心。

于是我知道蝉鸣将死,夏天要结束,衔着箭矢冲进淅沥金风吧,去追逐旧日的星辰。夏末闪电酷烈而丰美,极光劈开我的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