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雨吟:田野组诗

田野组诗

谢雨吟

 

爱与恨 席明纳

 

现实是什么?

它缠绕在白云与白炽灯中

一团谜雾

 

然而

为了洞穴之外的

那片田野

 

我不接受

任何有权势者

撕毁我们的入场券

 

那  火堆 与 太阳

谁更真实?

 

有个声音

耳语道

 

这非此即彼的选择

毫无用处

 

对立 在妨碍我们领会真相

唯一的自我治疗

是暗中观察

参与 记录

理解不能容忍的事

 

接着

后退两步

我被推上象牙尖儿

高不成低不就地

摇摇欲坠

 

想象 兑现

 

天亮时

与阿婆阿嬢及阿妹

揪着四种颜色的面团

捏出造像各异的献祭品

 

天黑时

同野人们相会

穿过玉米地与银河

追逐

漂浮着的

赤热的 灼木碎屑

 

被山腰的新郎老爹

敬上了三杯青稞酒

 

被纵舞的陌生女人

握住臂膀用劲摆动

 

据说这都是

在传达一种喜爱之情

 

 

我开始分不清

酒精

火影

与手心

 

究竟是哪一种温度

烫得我双眸熠烁

江山 风雨

 

立春一过

黑潓江就开始盼望

盼望今年的春风摇曳

领着成年的鱼儿们

一路向南 再向南

在污水管插入自己身体之前

在水电站拦住儿女去路之前

让他们快些汇入远方那片

传说 自由而广阔的海

甚至 漂游得更远

 

 

夏至未至

鳌头山就已在祈求

祈求今年的雨水充沛

把自己冲刷得精精神神

冲淡梯田上牲畜肥料的味道

多滋出几簇山珍

给迁徙归来的鸟儿

备好熟悉的味道

 

 

这坝子里的江山

总令我想起父母

 

一个护送到码头 递给我向着远方的船票

一个守候在家中 备好我最爱的几道佳肴